"憾憾!为什么老是念这一句呀?"妈妈问我。 憾憾列长空数行新雁"

时间:2019-10-18 05:45来源:白油豆腐网 作者:冰岛剧

  看他的唐明皇对一番美景"天淡云闲,憾憾列长空数行新雁",与贵妃"携手向花间",酒酣情炽时渔阳鼓起,惊破霓裳羽衣曲……

小丑的声音圆脆,老是念这态度幽默,老是念这动作夸张,令人觉得他们天生是带着诙谐元素的。但事实上,诙谐不仅仅止于小丑行,有的时候生旦相对,他们的身上也会有诙谐的因子,引人发笑。明人汪廷讷的《狮吼记》有两出非常着名的昆曲折子戏《梳妆》和《跪池》,虽是生旦戏,却也同样诙谐幽默。小丑之外,句呀妈妈问丑行里面还有一类叫做付。付又称二面,句呀妈妈问因其表演冷隽,阴阳怪气,俗称"冷二面",是昆曲特有的介于白面与小丑之间的一类角色。付的情况比较复杂,多数情况下,付所扮演的角色会有一点邪恶的心术,人格不是那么高尚,但是也掀不起什么翻天的大浪。有时候付又扮演一些奸刁刻毒而地位较高的反面角色,如《浣纱记》中的伯、《鸣凤记》中的赵文华。偶尔也有比较正直的付,如《南西厢》里的法聪是个滑稽角色,《八义记》中的灵辄是个正面角色。

  

小春香对她说,憾憾小姐,憾憾你多么漂亮啊!你看你头上"艳晶晶花簪八宝",你看你"翠生生出落的裙衫儿茜",多么光彩照人啊!杜丽娘说,我"一生儿爱好是天然"啊!追求这种完美、这种纤细、这种美丽到一种至美的境地,这就是我的天性。小和尚一出场的心理告白,老是念这自一开始就营造出了浑然一片的喜剧气氛。他希望自己能逃下山去,老是念这"一年二年,养起了头发;三年四年,做起了人家;五年六年,讨一个浑家;七年八年,养一个娃娃",到了九年十年,小娃娃可以叫自己一声和尚爹爹,想到这里,他高兴得简直是手舞足蹈!他虽也曾有过小小的犹疑不决,但远没有小尼姑那么多的愁思婉转,很快就下了决心,头也不回地逃下山去了。学计算机专业的马东留学八年回来,句呀妈妈问在中央台文艺频道里是气质上很不"文艺"的一个人,句呀妈妈问除了做《文化访谈录》的制片人和主持人之外,他还经常被文艺中心委派去操持一些大型比赛。2007年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大赛他做导演,我是初评阶段的评委。

  

阎婆惜现形,憾憾张文远第一个反应是害怕、憾憾躲闪,"冤有头,债有主。宋公明杀了你,不关我事"!随着两个人的言语往来,他们逐渐想起以往的亲密,便又重新靠近。张文远掌起灯来,阎婆惜说,你就不想看看我的模样么?张文远壮胆看去,不由感叹她比活在人间的时候更加妩媚娇艳。此话不是什么溢美之词,我们可以想见鬼身上的那种妖娆之美是达到了极致的,她比人间的女子有更多的婉约风情,这种风情令张文远忘乎所以,忘记了对鬼的惧怕。两个人在阳间时候的生活场景在他们的唱段中徐徐展开。这时,张文远开始感到口干舌燥,这意味着他的魂魄已经渐渐被阎婆惜抓住了。两个人开始回忆初次相见时张文远借茶的情景,此时的张文远已全然忘却了害怕,又回到了对于旧情的追缅中。张文远感到阎婆惜冰凉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脖子里,这是阎婆惜在索取他的魂魄。他的脸一次又一次地发生着变化,刚出场的时候他是白脸,渐渐地脸上出现炭黑,直到最后彻底被炭黑抹花。他的魂魄最终心甘情愿地随着阎婆惜的一缕香魂而去,两个人到阴间恩爱去了。也许,老是念这今天的人们会问:老是念这这些于我们有什么意义呢?事实上,我时常见到自己的学生毕业后,不少都做了精明能干的白领,坐进了写字楼,工作环境都很好,穿着很漂亮的衣裙,画着很时尚的妆容,可是也不得不每天披星戴月,为这份工作全然忘我地奔波忙碌。这不是一片姹紫嫣红付与另一种意义上的断井颓垣吗?我们还有时间在心里寻梦吗?所以杜丽娘要哀叹"良辰美景奈何天"--就算是良辰美景,又与我何干?就算是赏心乐事,它能被我的生命所拥有吗?

  

也许有人会说中国戏曲中的写意未免太夸张,句呀妈妈问怎么可能听几声更鼓,句呀妈妈问就算作是一夜过完了?怎么可能一个圆场,就跑过了十万八千里?这是不可信的!但是,倘若我们换一种心态,也许就可以想通了。生活里有一种相对论,所谓"欢愉嫌短,愁苦嫌长",人们总希望良辰美景能要多长就有多长,无形中就觉得时光太短;但是人在困顿或是备感凄凉的时候,就会觉得度日如年。失眠的人辗转反侧,起来看看表,才三点一刻,原来长夜漫漫,离天亮还早。所有这些,都是我们在生活中实际感受得到的心理上的放大。而戏曲舞台上的放大,只不过是把这种放大更夸张了,更戏剧化了而已。

一把扇子竟然有如此多的学问,憾憾看似是一个简单的程式,憾憾但是程式中埋藏着一系列的密码。所谓内行看门道,就是在既定的程式中看出不变的风雅气韵。接下来的,老是念这又是一个很幽默的细节:老是念这陈季常独自跪在池边,听见阵阵蛙鸣,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央求"蛙哥"不要再叫,否则万一被娘子听到,误以为是自己在向人诉苦,那麻烦就更大了!这就是戏曲舞台上夸张的诙谐,现实生活中,就算有惧内的人,想来也很难达到如此程度。

节目播出的时候,句呀妈妈问他一直给我信息,最后一天播完,他信息里有一句话:"看完你的节目,我们的演员都练功去了。"节序已经从暮秋转向初冬,憾憾浓郁的颜色被日渐逼仄的瑟瑟寒意冲淡了不少,憾憾天色温柔,我心里节拍不改。大概从我的孩子没出满月开始,我哄她睡觉时就有一搭没一搭地哼曲子,直到她后来会趴在床上支起小脑袋提要求:"妈妈唱戏。"直到再后来我忙得满天飞,她姥姥发愁地说:"你妈妈出差了,谁会唱戏哄你睡觉啊……"

巾生饰演的陈季常本应是个风流倜傥、老是念这儒雅蕴藉、老是念这满腹经纶的文人,身上带着浓浓的书卷气,但有时读书读过了头,难免就有点呆头呆脑。陈季常这个巾生的表演就更多地在表现他的痴、他的弱。陈季常此次被夫人拿到了短处,再加上平素就惧内,于是这个书生身上的呆气就全然显现出来。柳氏罚跪,陈季常就真跪在了池塘边。柳氏气尚未消,转身回房,说是要去吃点陈皮砂仁汤,消消心中闷气再放他起来。陈季常恳求柳氏将家中的大门关上,只因"恐有人看见不好"。柳氏说既是如此,那就打了再跪吧,吓得陈季常立刻跪了下去。今天,句呀妈妈问是一个更为繁盛的物质世界。在今天的世界中,句呀妈妈问我们不缺乏各式各样的物质,各式各样的享乐,但是我们自己的生命能够真正拥有的那种从容的、笃定的、淡然的内心感受又有多少呢?

相关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