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爸爸 你的爸爸结婚已经将近两年了

时间:2019-10-18 07:25来源:白油豆腐网 作者:真好GOOD

你的爸爸  “我可以进来吗?”

那时她对他的了解仅有一星半点,你的爸爸而现在,你的爸爸结婚已经将近两年了,这种了解却没能增进多少。起初她被他的关心所感动,对他的热情感到既意外又惊喜。他十分体贴,时时刻刻不忘给她带来舒适。只要她开口,哪怕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儿,他都不会耽搁上半刻。他时常给她带来小礼物。要是她不巧生了病,再没有比他细心周到的了。要是她有什么烦人的事懒得做,那可就是帮了他的大忙。他对她总是谦敬如宾。她一进门,他便会起身站立。她要下车,他会伸手搀扶。要是碰巧在街上遇见她,他一定对她脱帽致敬。她要出屋,他会殷勤地为她开门。进入她的卧室和化妆室之前,他必先敲门。他对待凯蒂不像她见过的任何男人对待妻子那样,倒像是把她当成乡下来的同乡。这滑稽的情形让她高兴了一阵,但也不免厌倦。如果他能更随意一点,他们就会更亲近些。如今他们只是徒有夫妻之名,关系远非通常夫妻那样亲昵。他还是个热情似火的人,有点歇斯底里,而且多愁善感。那天晚上瓦尔特比平时提早一会儿回到了他们的房子。凯蒂正躺在长椅上,你的爸爸面对着敞开的窗户。天已经快黑下来了。

  你的爸爸

那位给他们开门的皈依天主教的小女孩走了进来,你的爸爸她的手上端着一个茶托,上有几盏中国茶杯和一个茶壶,另有一碟称为玛德琳甜饼的法式蛋糕。那样她就不用夏天跑到乡下和父母住五基尼一礼拜的牧师小屋了。一瞬间她的脑海里浮现出《邮政早报》的布告:你的爸爸新娘将回到东方,你的爸爸婚礼不日举行。她了解妈妈,她一定会让这条消息在显着位置刊登。至少那时不是多丽丝显风头的时候,等到她举行她更为隆重的婚礼时,凯蒂早已经远走高飞了。男孩关上了门。查理坐到沙发椅的扶手上,你的爸爸伸出手臂搂住凯蒂的肩膀。

  你的爸爸

男孩们从储藏室里搬出了行李箱,你的爸爸凯蒂站在一边,你的爸爸看着他们分拣物件。他们动作十分麻利,凯蒂估计走之前的这两天肯定能把所有东西都打理妥当。这段时间她决不能让自己胡思乱想,她是肯定没那个闲功夫的。忽然,凯蒂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,回头一看,是查尔斯·唐生。她的心里痉挛了一下。你的至爱多丽丝我对瓦尔特的死深表遗憾。你一定过了一段灾难一样的日子,你的爸爸可怜的宝贝。我热切地想见到你。我们俩都有小孩了,你的爸爸这非常有趣。让我们手握着手在一起吧。

  你的爸爸

起初她为自己没能在瓦尔特死的时候痛哭而感到羞耻。那样的行为似乎太无情无义了,你的爸爸为何连余团长一个中国的军官都能够眼含泪水?她是被丈夫的死惊呆了。对她来说,你的爸爸很难想象从此以后他再也不会回到他们的住处,再也听不到早上他起来以后在那个苏州浴盆里洗澡的声音。他曾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,而现在他竟然死了。修道院的姐妹们对她泰然处之的态度惊叹不已,对她克制悲痛的勇气赞叹连连。但是她瞒不过韦丁顿精明的眼睛,在他郑重其事的同情背后,她始终觉得——该怎么说呢?——有些话他还搁在了肚子里。当然,瓦尔特的死对她来说是个打击,她不希望他死。但是说到底她并不爱他,从来也没有爱过他。未亡人的恸哭哀悼是贤惠而妇道的,谁要是看透了她的心思,免不了要骂她无情无义,卑陋丑恶。但是在经历了这么多的事以后,她再也不想惺惺作态、悖逆心愿了。最起码过去这几个礼拜教会了她一个道理,有时对人撒谎是不得不为之,但是自欺就不可饶恕了。她很遗憾瓦尔特如此悲惨地死去,但她的悲痛是对但凡某位相识之人离世都会有的。她承认瓦尔特有着让人钦佩的人品,但不幸的是她偏偏没有喜欢他,却只是厌烦。不能说他的死对她来说是个解脱。她可以诚心实意地说,假设她能用一句话就叫瓦尔特起死回生,她会毫不犹豫地说出那句话。但是不能不承认的是,瓦尔特死后,她的生活的确多多少少舒畅了些。他们在一起从来也不快乐,而要想分开却又是遥不可及的事。想到这里她不禁被自己吓了一跳,如果别人知道她的想法,一定认定她这个女人没心没肝、毒如蛇蝎。但他们是不会知道的。她怀疑这世界上人人心里都藏着见不得人的秘密,恐怕被别人瞧上一眼。

汽船沿着西江逆流而上的时候,你的爸爸瓦尔特一刻不停地读他的书。到了吃饭的时间,你的爸爸他会尝试跟她闲聊两句。他说的都是无关紧要的琐碎小事儿,就好像她是和他旅途邂逅的一位从未谋面的女士。凯蒂觉得他开口仅仅是出于一位绅士的礼貌,或者是故意提醒她,他们之间隔着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。“你还是很害羞,你的爸爸不是吗?”

“你还在生我的气?”他微笑着问道,你的爸爸眼神十分柔和。“你和多萝西对我很好,你的爸爸我不希望让你们觉得我在利用你们的好心肠,老是赖着不走。”

你的爸爸“你和我。”你的爸爸“你和我的情况有着天壤之别。”

相关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