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没听说天下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吗?"她低声地回答我,把她的手从我的手边拿开了。 躺在床上仰面瞧着屋顶

时间:2019-10-18 03:02来源:白油豆腐网 作者:双桥区

  我可奇怪了,没听说天下这种生死攸关严肃的事,没听说天下怎么扯到玩具上去?我说:“玩具手枪我倒是见 过,可您想想,我是当老师的,我也不能整天身上带个玩具手枪呀!”

我便不敢出屋,无难事,躺在床上仰面瞧着屋顶,饭也不吃,心想我这辈子全完了,我才二十一 岁呀!我便换了一种方式,怕有心人天天晚上,怕有心人闭上眼,把当天碰到的事,反省一下,做为一种难得的 人生经验,代替书本上知识,把这些视为变相的财富收获。当然这祥做有时也会感到空茫。 一次,我得到一个意外的收获,它使我的精神生活发生了不小的变化。

  

我便卖掉身上唯一值钱的手表,她低声地换了七十元,买张去南通的车票。在火车站我给姐姐写 封信,把我的一切遭遇装在信封寄给她。我并不麻木,答我,把她的手从我而是很少有事使我特别激动。你激动是为了什么好事吧,答我,把她的手从我可你怎么知道它 一定是好事?你激动是为了坏事吧,但它真是坏事又该如何,又能把你怎么样?你看我,那 些年在外边费劲挣“安全系数”,好像系数挺高,其实屁用不管。人家对你真的怎么样,等 到揪你时才能看出来。当把你放回来,落实政策了,人人对你笑,挺好吗?假的。因此…… 因此什么呢?因此我的老同学说我现在比较任性、放肆。做事说话都任自己的性子,很少考 虑别人。这看法我承认。任由别人的结果我尝到头儿了,现在只能任由我自己。我并不怎么钦佩作家,手边拿开作家们都自我感觉很深刻,手边拿开但常常会写出很肤浅的话。比如,有 位作家写道:崇拜是一种最无私的感情。我料定他根本就没崇拜过谁。

  

我不管他们叫不叫我入党,没听说天下照样干。有些知青思想一直很浮动,没听说天下总惦着返城。实际上, 上山下乡头一年,高于子弟借着爹妈的路子参军,变着法儿都走了,这是第一批。第二批是 有各种门路的,办选调,办特困;还有的办到三线去,先先后后定了不少。我一个心眼要扎 根农场,咬破手指头写血书不走。我这儿有份材料,您看,当时的,《工作队简报》,当时 对一些优秀青年就这么称呼,叫“××式的优秀队员”。××就是我的名字。最后党委书记 拍了板啦,他说这个事再出什么问题我负责。我就入了党。这书记我忘不了,我离开那里之 后,他调到局里当局长。这位老干部心里还是有“根”的。“文革”中批斗,叫人弄断三条 肋骨。我不能落下这个细节,无难事,这很重要—从连队的大院子里远望,无难事,有一棵枫树。它长在平坦 坦的草甸子上,周围没有任何别的树,只它一棵,也许因为它所处的地势好,单独地生存下 来。它又矮又大,由于太远,平时看起来模模糊糊;可逢到秋天,它红极了,像一束火把, 非常吸引人。有时心情孤独,看它一眼,似乎就好受一些。它好像是一种寄托,一种期望。 有的人心里有苦难言,就跑到那树下呆一会儿,静一会儿,哭一会儿,便会好些。于是人们 部说它能消解痛苦,非常灵验。我吗?我——今天我特别不爱说我自己。我只想说,近来很 奇怪,我常常恍惚间想起这棵树来。我说不定哪一天我专为这棵树跑回去一趟呢!什么?你 说我的眼圈有点红?我昨晚又睡晚了。

  

我不能再说下去了,怕有心人你们也别叫我说了,行吗?

我不想说当右派这二十多年肉体的苦。扛大麻袋,她低声地做苦工,她低声地挨揍,不算什么。精神折磨 远比肉体折磨难受得多。比如说,我在校三年没有玩笑。没玩笑的生活是什么滋味,你尝过 吗?人特别需要玩笑,没有玩笑,人的关系都处不好。在食堂大家排队买饭时,说说笑笑, 插科打浑,你奚落奚落我,我奚落奚落你,多好!可是人家一看你右派,脸上的肌肉沉下 来。有时我特别想奚落奚落别人,也特别想有别人奚落奚落我,但不行。没人敢这么对我, 我也更不敢这么对人家。不被人奚落,反而是一个人失去自己权利,包括自尊心和尊严的表 现,你能体会到吗?你说这痛苦有多深!我完全清醒过来时,答我,把她的手从我听说我妈妈也跳楼了。她是跟在我后边,答我,把她的手从我我一下去,她就下去啦。 后来法院问案时告诉我过程,说你爸爸当场死啦,你妈妈呢,给我们救啦。我一听就哭了, 哭我爹死了,也哭我妈。我都摔成这样,她那么大年纪会摔成嘛样,救活也残废啦。等到 “文化大革命”完啦,我打监狱给放回来时,嫂子告诉我,我妈摔下来当时没死,抬到医院 根本不给治。你知道那时出身不好的不能住院。医院还组织出身好的病人批斗出身不好的病 人。我呢,要负法律责任才给治的。我妈给弄回家,没几天就死了。我爹确是当场就死了。 一个礼拜后火化的。

手边拿开我为嘛造反?当然事出有因。没听说天下我问:“什么活动?”我傻了。他说他不知道。

无难事,我问那姑娘:“你说这么行吗?”我吓一跳,怕有心人说:怕有心人“他怎么会是特务呢?他爹是叫日本飞机炸死的,对革命很忠心,人也 挺正派,当时有个村干部玩女人,贪污公粮,没人敢批评,他还写过无头贴子呢(一种不点 名的墙报)!”‘

相关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