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是我只说了这样一句话:"憾憾,这件事就这样吧。我们吃饭。" 但是我只说心情颇有些矛盾

时间:2019-10-18 03:31来源:白油豆腐网 作者:新昭如意

  他们过去了。上官金童明白了这些人根本不是为已而来,但是我只说心情颇有些矛盾,但是我只说可谓半忧半喜。猎人与鸟,勾起了他一些回忆,自然是与鸟儿韩有关。鸟儿韩其实是个懂鸟语的怪才,要不他凭什么能在荒山野岭里生活十五年呢。他一定能与鸟儿对话,交流思想,对着日本鸟儿诉说他的思乡之苦,也许有许多鸟儿远涉重洋来到高密东北乡向我们报信,只是我们听不懂鸟语罢了。平!平!又是两声枪响,猎人击毙了一只水鸭子,那可怜的鸟儿是飞起数米高时中弹的,铅丸把它的身体打碎了,绿色的羽毛在沼泽地翻飞,它跌落在水汪里,像块垂直下落的石头。秘书扔下手提的皮鞋,往上撸撸裤腿,又要下去捡鸟。马副市长说:“小何,算了吧,一只小家伙,不值得。”红衣女人娇滴滴地说:“不,我要那鸭上的翠绿羽毛。”小何说:“不要紧的,我去捡。”小伙子很踊跃地跳下去,噗噗哧哧地踩着烂泥往前走,淤泥陷到他的膝盖处,他走得有点吃力。接近死鸭子时,淤泥分明深了,直陷到了他的大腿根。马副市长喊道:“小何,回来吧!”但为时已晚,淤泥里噗噗地冒出有硫磺味的气泡,好像不是小何的身体下陷而是淤泥在上升。小伙子掉回头,喊叫了一句什么,上官金童没听清楚,但小伙子惨白的脸上那惊恐的表情却牢牢地印在他的脑子里。

梦醒后,了这样一句暗想那师兄金定替师父传的“遇难莫忘石山坡”的话,了这样一句一时觉得只是不解。到 了这日斗争会上,尽管人在那里站立着,心里仍在琢磨师父这句话的含意。到那季工作组总 结发言,恍恍惚惚,觉着耳熟,低着头瞧了他一眼,心下这才大悟,知道师父这话的意思是 指啥,主意立刻也就有了。到下午时,千呼万唤,请来季工作组到窑里。张法师要吕连长出 去,吕连长先是不愿。季工作组说∶“你出去,我看他要说啥。”吕连长只得听从。窑里剩下他俩,话憾憾,这四目相对,话憾憾,这意趣不为外人晓得。张法师长叹道∶“季工作组,咱俩是老 相识了。说起来你是我的恩人,我也是你的恩人。不过事到如今,你我在此一遇,也是我说 过的缘分。”季工作组诧异道∶“此话怎讲?”张法师道∶“你且细想一下,你做碎娃时在 山坡上放羊,那日我从石山坡路过,饿迷糊了,多亏你给我吃了半个玉米馍,救了我一时的 饥荒。此事你可记得?”季工作组一听这话,大吃一惊,慌忙欠下身去搀扶,连声说道∶“ 哎哟哟,记得记得,没想到那人就是你,这叫我咋说?太失敬了!”张法师道∶“这也是命 中注定,不以为怪,你也不必自责。”季工作组也不多言,出去连忙命吕连长放人。吕连长 还疑惑,季工作组补充说∶“人有病,不放恐怕耽误下个人命。咱们已经批斗教育过了,放 了免些是非。”吕连长疑惑着开了门,眼看着那张法师离去。

  但是我只说了这样一句话:

也许那水花说得过于玄乎,事就这样但此中情景,事就这样大致还是有的。说来也是,季工作组放走张法 师,不论心底允是不允,情面上倒真是允了。这样说也许人还糊涂,但人哪知晓,那季工作 组想起幼时放羊的奇遇,想起张法师许诺他成人之后官至七品的话,心头立刻充实起来,行 为甚是张狂,自此不再以一个放羊娃自居,凡事总是心胜一码,强人一头。当兵之后,从班 长到连长,又从连长到副营长,一路顺风,嘴上尽管说是党和上级的关怀及培养,心底里却 明白自己全凭着这句话的撑持。细想一下,这辈子走南闯北,和多少聪明能干之人一起工作 ,你争我夺,抢功论赏,但最终都是自己升官晋级,得了彩头,顺当得自己都觉着蹊跷。更 别说美国鬼子的那颗炮弹,下来后一坑四人死了仨,自己却侥幸活了下来,这等奇事,不能 不说与张法师相遇有关。如今放他,不说那迷信不迷信,依情依理,也是以恩报恩的聪明举 动。季工作组此时此刻倘若仍是执迷,没有那一丁点的灵窍之气,那的确也没有他季世虎的 过去与今日了,你说得是?此事说来复杂,吧我们吃饭很难就此道明,吧我们吃饭这即打住。单说季工作组放人这日下午,出了大队部, 回到表姐夫富堂家中,吃过晚饭,竟不再说东论西地研究工作,不吭不哈地独自去那边窑里 ,脱衣睡下。想着日间所做之事,与党和毛主席的教导竟是有些违背,内心里头甚是忐忑不 安。此时,但是我只说富堂女人推门进窑,但是我只说说是给灯添油。他没说话,由她做去。添完油,她出门去。 他又思前想后许久,一个人长吁短叹,自道世间竟有这奇巧的事。想着想着,自知失眠。有 些毛病但凡男人大都知道,此时若有婆娘在旁,尚可忍受;没有婆娘,在这荒郊野村的总是 难捱。再说自己那婆娘慧香,小自己十好几岁,没有文化,脾气也怪。结婚那日哭哭啼啼, 寻死觅活,竟好像有人强迫她一般。这多年来和他,虽是一个炕上过活,但同床异梦,没有 多少共同语言。更令人心烦的是,时至今日没生一个子女,你看窝不窝囊!如今自己已是年 过四十之人,落了个眼前没有叫大的娃,枕边没有说知心话的人,也实在可怜。这些日子走 家串户,看见人家夫男妻女和和美美,在一起眉来眼去说说笑笑的样子,自己心头陡然便增 加几分酸苦。想到这里,又被那富堂婆娘推门进窑的声响打断。连忙闭上眼睛,佯装睡实了 。只听富堂婆娘窑前窑后地走了一圈,到炕头摸了下他褥子底下的炕面,站着望了片刻,又 出去了。这番他是真睡不着了,披衣坐起,掏出他平常不怎动的纸烟就灯点着,一口接一口 地吸了起来。

  但是我只说了这样一句话:

了这样一句《骚土》第十二章(2)正吸着,话憾憾,这富堂女人进来,话憾憾,这见他坐着,说∶“不睡又起来做啥?” 他说∶“睡不着,炕 烧得太热了,烙得人难受。”女人说∶“得是?我试着咋不热?”他道∶“我睡热炕不晓咋 日鬼的,翻来覆去总睡不着。也许我在部队冻惯了,猛一睡到热炕上就不服了。 当兵的头 一年,那时尚且年轻,冬天里露天睡在石头板上,若是遇上急行军,乏了,一觉就是天明, 香得很哩。”如此等等。

  但是我只说了这样一句话:

女人坐在灯底下,事就这样神态恭敬地朝着他,事就这样听他说话。他不看她,讲话时脖子仍是像守门鹅 一般,直僵僵地歪着,盯住窑面上的一只木橛,死活不丢。他心里晓得,和这心性灵巧的女 人说话,与慧香在一起的感觉太不同了,越说越觉得话多得说不完,像是老和尚念经,没高 没低,又像是发了癔怔,自言自语。总之心底的话居然没打磕绊,一筒子地倒了出来。直到 那一灯油熬了半灯,富堂女人才慌忙起身,说∶“该睡了,有话明日再说吧,我咋这么爱听 你说话。”他这才意犹未尽地闭了嘴,搁下半天没吸着的烟把儿,脱下棉袄又睡下。

刚说吹灯,吧我们吃饭出了门的富堂女人又转身进来,吧我们吃饭摇摆着走近炕沿,脸伏在他枕头头起,语颤 颤地说∶“我忘了看炕再烙人不烙人。”说完伸手到他被窝里,搁在他的胸口上。他突然一 惊,像是遇着坏人,连忙将对方那手抓住,似乎是怕它跑掉。再一想,邪了,自己作为一个 革命干部,怎能在这种时候拽住人家女人的手不松呢?你说这事奇不奇?富堂女人说来也是 场面谙练之人,吹了灯,黑摸着上炕,轻声细气脱了衣服,钻进被窝。好一副软绵光滑的女 人身子,经过几多心计几番周折,如今方贴在这位革命意志无比坚强的季工作组身上。一摸 下头,竟也撅得跟铜槌钢棒儿似的。这一时歪鸡独自蹲在院角落,但是我只说闷闷不乐地洗萝卜。也许刚才侯定那句话,但是我只说真说到歪鸡痛心处了。所以不再像起初那样声张。猫娃懂事,过了一会儿,看众人不再注意,便凑过去与歪鸡一起洗萝卜,对歪鸡巧说巧劝。转瞬之间,歪鸡憨声憨气地笑出声来。

了这样一句《骚土》第五十六章 (2)看着角落里的这对人,话憾憾,这侯定给众人瞥了个眼色,话憾憾,这众人会意。丢儿偷着对众人说道:"没听人说,啥人的病得啥人治,这是天誓下的!你我能成吗?不成!"众人笑起来。猫娃觉着背后有眼,回过头,看丢儿一拨人笑眯眯地看着他俩,神情怪怪的,便说众人:"你们又胡说啥哩嘛!"丢儿辩道:"你俩说你俩的,甭多心!"歪鸡从后拽了把猫娃的衣服,道:"甭理他们,这些人没意思,咱洗咱的萝卜!"猫娃转过身,不再顾及众人如何言说,与歪鸡一起洗萝卜。

到了大晌午的时候,事就这样一切都安排到辙了。雪白的蒸馍蒸了十几屉子,事就这样摆放在炕间的新席片上。大锅的红油麦仁汤在咕嘟咕嘟地翻滚,散发出诱人的油香。院里设一张大案,富瓷老碗一摞摞地洗净摆好。两张八仙桌支在院子的西北角,八条板凳对面安好,件件家当擦得黑光黑光。看起来万事俱备,单等大义或歪鸡一声令下了。众人也不再忙乱了,个个袖着手,心里头暗暗蹿劲儿。大义打发人去叫大队上的干部。这拨人一到,便可开张了。没等多久,吧我们吃饭只听有人喊叫:吧我们吃饭"来了来了!"果然,叶支书他老人家在田花的搀扶下,神采奕奕地进院。他一面向群众问候,一面亲切地握住迎上来的大义的手,与田花在正位上坐下。大义慌忙递了枝烟。叶支书接住,对火点着吸了口,笑道:"今天这事是你们几个青年人张罗的?"大义点点头,连声应是。叶支书赞道:"不错不错,你们这一茬人比我们那一茬人强,知道动脑子了!"

相关内容
热点内容